• 最新公告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
  • 电话:159116031100
  • 传真:027-68834628
  • 邮箱:mmheng@foxmail.com
  •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精品男装
  • 超六成男装店铺玩起“傍名牌”把戏(组图)
  •   梦到找不到回家的路12月5日,记者以省城朝阳街一家商场为例,对“傍名牌”情况进行调查发现,该商场男装店铺中六成以上存在“傍名牌”现象。

      上午11时,省城朝阳街中段一家服装商场内人头攒动。门口一个巨大的显示器上,标有商城内各家店铺的名字或者品牌,“波司登”“雪中飞”等知名品牌名列其中。

      一楼一家“××劲霸”的店铺,主要经营男裤。“这是什么牌子?能做专卖吗?”听说记者要代理,年轻的男店员表现得十分热情。“劲霸当然能专卖了!”“代理费多少?”男子看着记者,表情十分不屑,拿货就可以了,不需要代理费。记者仔细查看标牌发现,这些标价300元到400元不等的男裤,品牌为“××劲霸”均产自深圳一家工厂。记者上网查询后得知,劲霸男装的总部设在上海。

      在这家商场二层,记者先后发现3家“宝马”店铺。第一家“宝马”店铺的店头,只印着宝马的图形标识。衣服商标上则印着“BOMOWO”的字母。第二家“宝马”店铺的店头,除了图形标识,还写着“宝马”两个汉字。第三家除标识上多了“BMW”,也写着汉字“宝马”。

      记者走进其中一家“宝马”店铺,刚拿起一件毛料西装上衣,店员便热心地贴了过来,“多大号?给你拿一件吧。”这件上衣并没有高档毛料那种沉甸甸的手感,里料还有几处明显的抽丝,更为扎眼的是,挨着领端锁了一圈大针脚的粗线。“做工这么差,不会是假的吧。”“这可是宝马,世界品牌!”店员语气傲慢地翻开衣服标签让记者看。当记者问其品牌的来历以及与其他几家“宝马”的关联时,这位店员却闭口不谈了。其他几家品牌专卖店的反应也一样,只肯与你交流服装,不肯过多谈及品牌。记者电话咨询太原王府井百货“宝马”专柜,得知太原市目前仅有两家“宝马”专卖店,并没在朝阳街这家商场设专柜。

      记者将两层男装转了个遍后发现,六成以上男装店铺存在“傍名牌”情况。老爷车、老船长、袋鼠、鳄鱼、Playboy、华伦天奴……这些服装界的“大腕”,都能在该商场找到踪迹。只需花500元,便可以从头到脚换上一身“世界名牌”。

      傍名牌形式五花八门 “卡丹到处有,狐狸满山走;老爷被偷车,鳄鱼全国游;金利来,愁!愁!愁!”这首打油诗形象地描绘出了当前知名品牌被“傍”的现状。几乎每个世界品牌都被“傍”的命运,尤其是一些境外名牌。

      采访中,记者发现傍名牌的形式可谓五花八门。第一种,字面模仿。模仿著名商标,使消费者误认为是著名商标而购买。对于文字商标,会给一些著名品牌加上前缀或者后缀,例如将“华伦天奴”,加上前缀或后缀。

      第二种,著名商标变厂名。将著名的商标注册成自己的公司厂名。比如将著名品牌“啄木鸟”的中文商标注册为“深圳啄木鸟××公司”等,或在专卖店的装潢上模仿著名商标的专卖店,让消费者难辨。

      第三种,伪海归。在海外注册公司和申请商标,使消费者认为其产品是国外公司生产的,是国外的品牌,但是企业的产品仍然在国内生产和销售。他们这种品牌都号称在海外有研发机构,实际上是的国内生产和国内工艺,产品的品质、工艺、设计都是国产的。或者自己生产的产品,打上某某监制,似乎给人品质的感觉。为了拉近自己与知名品牌的关系,一些经营者甚至自己亲自“监制”国际名牌。具体做法是在等地先注册一个名称和一些国际名牌非常相似的公司,然后在自己生产的产品上打上由这家公司监制。给消费者的感觉是国际名牌的公司对这些产品进行质量与质量。

      中伦文德太原律师事务所冯冬梅律师表示,现行的《商标法》和《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办法》之间存在法律交叉空白。商标是统一注册全国管辖,企业名称则是地域管辖,商标库与企业注册库没有联网。冯律师表示,商标在申请受理过程中即可使用,即便对商标提出,商标评审委员会也需要长达1年到1年半的审查过程,有意者打这两个时间差已足够赚钱。

      针对此类行为,最高在2008年曾下发司释,但对于“傍名牌”者注册著名商标为商号的行为,并没有具体。为有效遏制“傍名牌”行为,2009年4月24日,最高下发《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》。其中明确,注册商标、企业名称如与已存在的驰名商标存在冲突,只要符合民事诉讼法的受理条件,都应受理。

      即使商家在境外通过法律程序取得的商标或商号,一旦在我国境内的使用行为违反我国法律和我国市场经济秩序的,“被傍者”都可以提起诉讼。冯冬梅,名牌厂家可联手对“傍名牌”者提起赔偿诉讼,使这一行为得到遏制。